这个男朋友是个粘人精(一发完)

每次一提起冬寡就想起西伯利亚漫长的冬天和呛喉的伏特加,两个人交缠的命运坎坷,漫漫望不到尽头,真的是太苦了。明明两个人都是荷尔蒙爆棚的绝色,想看他们甜甜蜜蜜或者狂放不羁(嘻嘻)的船戏,没有粮吃(打滚)!

“我想回家!”。Steve身边的黑发老友撅着嘴向自己发着牢骚。他说的家,是那个在纽约城北占地面积和一个湿地公园媲美的复仇者联盟总部。总部里会有个常年穿作战服,能把各种小针、匕首、枪械耍的虎虎生风的红发姑娘。他们已经在这座冷到能冻掉鼻子的荒郊野岭埋伏了整整两天,一刻钟前正面遭遇了打劫斯塔克工业实验室的辣鸡AIM势力,满怀怨恨的Bucky恶狠狠地痛揍了每一个出现在面前移动物体,改造的机械臂不时地发出清脆的机械咬合声音,两把轻量级的冲锋枪背在后背,委屈地一颗子弹都没有使用。我明晚约好了要和nat去看芭蕾舞表演!Barnes中士式委屈在心底发酵,越想越难过,他的右手掏出了大腿上别着的匕首捅向在他右后方准备射击的敌人。
Steve手中的盾牌几乎不停地投掷出去“你怎么这么粘娜塔莎,你以前和姑娘们在一起约会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你不懂!我……我们这是真爱!”
————————————
复仇者基地,早上六点半。作为高龄退伍老兵,Steve、Bucky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日常锻炼计划,举铁、跑圈、打沙袋样样不落。训练室的门在七点准时滑开,一个妖娆的身形出现在门前“morning,boys。”,娜塔莎打了个呵欠,走向芭蕾舞扶手杆准备开始拉伸运动。Bucky抬头:“Nat!”,扔下手中的哑铃,笑得一脸灿烂,奔向红发女郎一把抱住了她,还使劲蹭了蹭颈窝。
Steve发誓他绝对听到了呼噜噜的声音从一米八的老友胸腔里发出来。
“今天要练组合技吗?像之前你站在我肩上跳舞的那个?还是从背后打个时间差的那套?”Bucky圈住娜塔莎纤细的腰,一只手抚向她的脸颊,将碎发别在耳后,“我今天只练体术,还有射击。”娜塔莎的双手非常自然地挂在Bucky脖子上“移动靶的那种。”
“那我陪着你练,你要吃什么早饭,我们一会儿去吃。”Bucky的眼睛里只剩下这个言笑晏晏的女孩,整个肢体动作都在无意识地表达对他心爱的nat的喜欢。
长久以来Steve已经适应了老友完全不同的属性转换,在Nat面前James就是个毫无节操,沉迷美色的腿软包子,不仅怂而且油腻,还长年无视他的存在。
James从来不在Nat面前伪装自己,不仅是心理上不需要,你为什么要冒着在伟大的间谍黑寡妇面前费心地搞事情还要被嘲讽的风险?昨晚任务完成回到基地的时候,Nat还在熟睡,James只能轻手轻脚地睡在卧室的沙发上,贸然在半夜摸上床,只会被黑寡妇射成马蜂窝,管你是不是长了一张性感了七十年的脸。可是,清早起床的时候,他还是偷偷摸摸地亲了一口Nat,嘻嘻。想到这里James心里的小人正在叉腰大笑。
冷静(?)的James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娜塔莎完成了早锻炼,邀请她和自己一起冲个凉再一起吃早饭,心里打着小算盘想要和小女友在浴室吻个昏天黑地再做点什么甜甜蜜蜜的事情。
“好啊,昨晚你回来太晚了,出任务辛苦了吧,我一会儿要出门买日常用品,一起?”
Steve的眼前直接出现了一只对着娜塔莎摇尾巴的狗耳发小。太过分了,队长扭头起身向自己画室走去,发誓要逃离这个令人恶心的Bucky。

James中士最后如愿以偿了吗?嘻嘻,你敢去问问黑寡妇身上出现的小红斑块是怎么来的吗?James的内心恶魔小人正挥舞着三戟叉嘶吼狂啸,今天的Barnes是最棒的!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