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寡】雾凇2

瞎乱写点什么,为冬寡添砖加瓦。


雾凇,又名冰花,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和这对夫妇一样,绝美却又无法长存。

假装自己能搞点什么续集咯。脑洞就这么长,先放着攒着吧。




(为复联同框而爆哭!!这年头铁冬粮都比冬寡好找。丧,  (′へ`、 ))




James的嘴巴终于停下来,他们一起停在一个高高的突起石岩上,Ntatsha哈了两口气,白雾迷蒙,墨镜花了,鼻尖有些钝痛,雪山中久违的寂静让人身心舒展。

“你回头看”,James的手指向Natasha的耳后,红发美人扶了扶针织帽,扭头。

 

一路上,山谷寂静,万径人踪灭。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数十米高的松木林拔地而起,在皑皑白雪中傲然地展示着群山中最后的颜色。针叶收敛着最后的水分和温度,和这厚雪下的土地一样蛰伏着。峻岩辨其秀,顽石多藏珍。温温漠漠的的表象之下,藏着自然的真正不可抗力。

“很美。”Natasha望着身后走过的山峦,每一座山峰都被积雪勾勒出若有若无的硬朗线条。

“现在离山顶还有多久?”

“还有六个小时,你需要休息?”

 

Natasha当然不需要休息,她只想早点到山顶的客舍找到自己的行李,她心爱的滑雪板还在等着她。她对这次谋划已久的雪山假期旅行充满了兴致,在速滑道上和速度翩翩起舞、欣赏雪原高地的静谧星空、充斥着壁炉篝火与毛毯的温暖夜晚,每对假期的遐想一次都令人多期待一分。

后面的路程比较轻松,James没有再絮絮叨叨地讲各种没什么用的废话,反而是Natasha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着雪山天气和地形的波云诡谲,两人的对话变得干练而简洁。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两人的对话变得密集起来,James的眼睛越发的明亮,呼气有些不匀,像是胸口有一堆什么温柔而强烈的能量正在缓缓酝酿。“今晚的星星会非常亮。”James抬头看着远处被夕阳染上彩色的稀薄云层。“在这样的夜晚喝点热可可或者蜂蜜水果茶都是非常愉悦的选择。”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山顶的客舍里,出人意料地,James居然在这里也有一间房,正巧在Natasha的旁边。山顶本来就有休息站,这样明天就不用再早起上山了,男人耸肩解释着。好吧,算是有点道理,虽然哪里有点怪怪的。

这个季节,来雪山短期旅行的人不算少,大厅里稀稀疏疏地坐着几位在看书的旅客,站在大厅里,Natasha一件一件地清点着自己的行李,缓缓地推行着巨大的箱子,利落地准备搬到楼上,“may I?”James微笑着伸出手,Natasha侧身让出自己的位置,“谢谢。”,这个男人似乎还挺不错的,嗯,就风度而言。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