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寡】(拟兽)高加索的夏令营

听说616要产出,表示来凑个热闹。

兽人写起来只是为了自己爽,觉得好多地方生物学上都讲不通,看了一堆资料,决定自己开始瞎搞。总之甜蜜蜜、爽歪歪才是要紧事!


———————————————————————————————

James是个兽态为浣熊的兽人,幼年的时候是非常受欢迎的,软软萌萌,连凶起来也只是瞪大眼睛呲着牙,小尾巴甩来甩去。虽然打起架来异常凶悍,可是抖着有茸毛的小耳朵的样子在成年兽人眼里实在是构成不了威胁。

今年是第一次在夏令营中担任临时教员,也是在大学前最后一个暑假,他强行说服了自己的白毛发小和自己一起到高加索山上参加夏令营。说来令人生气,他这位发小明明是个夏令营毕业两年的菜鸟,却凭借出色的体格和洗脑般的严谨遵守各项准则成为了荣誉教员,这意味更高的补贴作零花钱和正式的夏令营教员头衔,当然,头衔也意味着,这位Steve先生有着超出平均水平的自控能力和来自兽人社会机构的认可。

高加索山地区地形丰富,林区到盐滩,草原到沙丘,几乎能见到这个星球上全部的地貌。在覆着皑皑白雪丛山峻岭之间,有植被繁盛的山峦,这里的景色天下无双。James本人(兽?)对这一个月的假期充满了期待,毕竟做高年级兽人的教员比Steve去面对情绪控制为幼儿程度的兽人要轻松得多。

 

在开营的第一天,James就想锤爆自己的头。给未成熟的兽人做发情期的控制咨询真的是件令人抓狂的麻烦事,刚步入成熟期的年轻兽人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外激素的释放,当诱导小兽人释放自己的外激素并将其控制在一个合理范围内的时候,往往会引起突然的激素爆炸,让整个楼层都会骚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孩子们外激素平均浓度偏高,而且情绪外放像个定时炸弹,能在瞬间达到峰值,还伴随着颇具攻击性的领地意识。

James咂咂嘴,还好目睹过自家发小发情期的时候的惨烈情景,吓死的激素浓度和变为完全兽人体的北极熊状态能让让兽人完全臣服的强大攻击性,整条街的居民以为被恐怖分子用激素炸弹袭击了。

送走了一位山猫体的兽人后,James翻了翻自己手边的记录档案,下一位是红发绿眼小女孩,证件照片看起来白白净净,乖巧可人,令人疑惑的是她今年有十六岁却是第一次参加咨询夏令营,想当初这个时间点上,Steve都已经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了。

少女在敲了两声门后推门走进了咨询室,径直走向了James对面的沙发并窝了进去。James挑了下眉,对少女真实的惊人美貌感到意外,很明显,档案的照片是几年之前还未进入青春期时拍的。

“Natalia?”James完成了例行询问,开始做更私人的询问和诱导,“之前有过突然的情绪失控成为兽型吗?”

“有的。”少女抿了下唇,“不止一次。”

“那你变身之后会焦虑吗?有想过控制吗?”James是真的意外了,没有几个青少年会这么坦然地接受自己随时会爆炸的激素水平和情绪。

“我能控制的,我已经掌握了,我今天来是为了问发情期是怎么回事。”少女撩了下耳边的头发,稍显得紧张了些,“我父母送我过来只是担心我发育得比较缓慢 ,他们……嗯,还没有见过我兽态的样子。”

“那……你愿意在这里试下完全变为兽态吗?我们需要记录一下外激素水平,才能给出关于发情期的建议。每个兽人发情时的外激素水平不太一样,意识的清醒程度决定了是否应该主导发情期。”James顿了顿,“也就是说,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你能主导你选择的伴侣和你进行探索。”

“好的。”少女似乎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绿色的双眼直视着James,他甚至能看清她长长的微颤的睫毛。

有什么发生了变化,空气中突然充满了令人身心愉悦的味道,丝丝缕缕从Natalia身上散发出来,James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扑上去狠嗅的冲动,他握紧了双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沙发上出现了一只有白尾巴尖、黑色耳廓的像火焰般漂亮的艳丽赤狐,她轻巧地跳了下来,踱步走向James,一跃到了他的大腿上,直直地蹲坐着,白色的胸毛闪着柔亮的光泽,视线和他平视着,“所以要怎么测试?”

“需要取一点点你的血液,放心,不痛的。”James轻轻地抬起眼前小狐狸修长有力的、脚掌形状乖巧可爱带着绒绒毛发的左前腿,拿起手边的取血枪,快速地采了血,止血的棉签压了上去。Natalia轻缩了下,James下意识地揉了揉她的头,“好了,不痛的。明天才能拿到结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暂时没有了”,小狐狸偏了偏头,下意识地伸出舌头润湿了鼻尖,惹得James笑了下,“我觉得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James愣住了神,看着赤狐姿态优美地从腿上跳下去,叼着沙发上的衣服一路小跑进了更衣室,再出来时已经是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女了。

 

“那今天就这样了。”双方颔首致意。

 ———————————————————————————————

结束咨询的James回到宿舍时,室友兼发小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看书了,甚至在念出声的那种。他抬头看向在门口的人,作出了禁声的动作。

“今天阅读障碍吗?”James一边脱掉上衣用唇语向Steve吐槽,一边走向浴室。Steve只是挥挥手,让他快点离开。

擦着头的James再次看到自己发小时,发现他正温柔地看向自己肚子上突起的一小坨床单,“你今天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这是我今天的一位学生,跳级的天才,开学就大一了。可是情绪控制一直不太好,而且大学里面的外激素对他来讲太刺激了。今天才情绪爆炸过,刚控制下来。”

James头凑了过去,看到了一只棕色的小伶鼬正团成一团,蜷缩在Steve的肚子上,睡得一脸甜蜜。

 

 

番外:

“所以你小小年纪才谈过一次恋爱就捡了个儿子回家?”James第二天目睹了Steve对这位小朋友嘘寒问暖,苦口婆心地劝他和自己一起出门上课的全过程,不得不发出感慨。

“不,不是的。”Steve摇摇头,“他只是需要帮助。”

就听你瞎掰!James扭头就走。



 ———————————————————————————————

伶鼬真的是可爱到爆炸啊!小小的脸,眼睛亮晶晶的,身材修长,像个啮齿动物小仓鼠!

【注:伶鼬,词源来自百度百科,如下图。】

https://timgsa.baidu.com/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29146655547&di=c0fc00f2145605a5544d29c6ec48e4cc&imgtype=0&src=http%3A%2F%2Fs9.rr.itc.cn%2Fr%2FwapChange%2F20166_16_12%2Fa15ab81747626754352.jpg

伶鼬(学名:Mustela nivalis),是鼬科、鼬属的动物。伶鼬身体细长,四肢短,耳朵亦小,夏季背面褐色或咖啡色、腹部白色,冬季被毛白色。伶鼬通常单个活动,白天出外觅食,行动迅速、敏捷,一年换毛两次,食物以小型啮齿类为主,一年繁殖一次或两次,每胎产仔3-7只,喜栖息在干燥的地域,分布于欧洲、亚洲、北美洲、非洲等地。伶鼬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08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码了半天字,在浏览资料的时候全程姨母笑。真的,想下这个梦幻组合,浣熊X赤狐,北极熊X伶鼬,贼TM可爱啊!!)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