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个笔记

有的人擅长逻辑,有的人擅于共情。
二者在见微知著的方向上,有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妙。

而擅逻辑推演的人大多严于克己,头脑冷静;长于共情的人虽情感丰沛,但在为人处世上更见分寸。前者是台精密复杂的机器,后者是有热忱真挚的精神世界。这世上若是能有将这二者具象化的能力,大概一个是雷厉风行、超群卓绝的独孤求败剑客,一个是清风拂大江、君子意谦谦的清绝法师。

所以我们会觉得 大侦探X小军医 流氓刑警X谦谦学者 意气少年将军X清冷天才医师 这些cp超级好吃。因为这些情感体现的是感性和理性的高度统一,两人志向和意趣能产生共鸣,合二为一。我们最终寻找的还是那个冥冥之中世上的另一个“自己”,是生命思考的终极对话——力求另外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能理解自己。

所以我觉得镇魂里沈巍说的很对,要么为家国而死成全忠义(崇高的意志追求),要么为知己而死成全自己(与他人建立联系的渴望)。

(可是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遇到这个企图理解你、还能真实地部分理解你的人就是撞大运!

遇难事想想自家cp,难过不如码字。

(我这个月居然只有一个脑洞,这不科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