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寡】(拟兽)高加索的夏令营2

做夏令营教员,就像在给上班的父母带小孩。今天也一筹莫展抓不到带小孩要领的James Buchanan得出了重要结论。

 

Natalia在基础课程上的表现就像她的红发一样出挑。不仅能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有操控别人的情绪潜质,甚至不动声色就能把上前挑衅的小男孩逼到失去控制妄图强行使用外激素压迫在场的所有兽人。然后只是轻轻眨了下眼,抿唇的时候悄悄用激素安抚了下对方,瞬间将事态平息,无辜地站在一旁等着对方的道歉。

她的绿眼像一汪深潭,深深浅浅地埋藏了无数的小心思。她对着你笑的时候是透明的浅绿;她皱眉的时候是有些迷离的天青色;她微翘起嘴角表示同意的时候是带着些灰调的橄榄绿;但大多数时候她的眼睛都和她本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像是溶洞里的水晶柱,带着些微凉意透出绿色。

当James回过神发现自己对她的双眼的颜色有了太多的关注的时候,训练室坐在前排的几位学生已经有些狂躁的出现了兽耳和尾巴,刚步入成年期的小兽人太敏感,明显是被他无意中释放的外激素刺激到了,出现了短暂的应激反应。

他不应该失控的,虽然James不如他的发小一样永远严肃克制,但是也从不在非套路对象面前释放自己的外激素,更不用说刺激一旁的“无辜者”。

心底有些对自己的恼怒,不知不觉一整天下来,他的脸上表情冻结僵硬,塑造了他在学生面前“铁面教员”的形象。等到学生在下课前领取阅读资料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学生们有些胆怯,不由地在心底叹了口气,拉起嘴角,“今天大家都挺有进步的,尤其是几位上个星期刚好进入成年期的同学。希望你们认真跟着课程来,都能快速地在这个假期控制自己的情绪。”

“好的老师!”前排的几个男生在一群半大孩子的点头中大声的回到。

James脸上笑着,冲男生点了点头。心底在扶额叹息,他这是带了一营的童子军吗?个个都像是严肃的迷你版发小一般。“叫我James就好,我也是这两年才逐渐掌握控制技巧的。”

“James,我可以占用一点你的时间吗?”Natalia有些哑哑的声音在一群男孩子中分外独特。他注意到了好几个男生的视线一直围着她打转,这过分的容貌和惊人的能力,真的是小兽人中难得一见的无比引人注目的资本。

James点点头,低头看了眼表,“等我五分钟。”手中整理表格的动作快了起来,他整理资料的时候下意识地理了下自己的头发。

 

“你现在好像心情不错”,Natalia还是窝在小沙发上,垂落的长直红发贴在脸颊上,绿意盎然的双眼毫不避讳地盯着James,“你刚刚甚至在笑。”

James摸了两把自己有些新胡茬的脸颊,“我觉得,我一直都挺爱笑的。”他耸耸肩,“可能今天有些紧张,吓到你们了?”

Natalia还是一副安安静静的表情,“你笑起来很好看”,她顿了一下,“是男生的硬朗的好看。”

James的眉毛挑了下,“谢谢。”这次James是真的开怀大笑,明晃晃的白牙衬得他唇色红艳,一双眼睛盯着Natalia格外深沉。

自己的外貌有多招人他是知道的,所以他一向不会主动用自己的优势去招惹别人。从小到大收到的赞誉不说有多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好歹也是“小王子、XX一枝花”级别的。少女之前一直毫无波澜的表情,让他一度以为自己的外貌武器失效了。对面坐着个万里挑一的美人,他却偶尔像个被外激素影响无法自控的幼年兽人,在失控的边沿咬牙跳着刀尖舞,他不想用兽人的原始方式在她的面前展示自己,更不愿意用外激素来向她施展自己的力量。

“我是来拿测试结果的,还有我之前的问题,我想继续咨询。”Natalia拂了下脸上的发丝,将他们别到耳后,光洁的耳朵像小贝壳,微微的暖光打在上面,让人心生柔软。

他非常严谨地向少女解释,发情期标记和精神上的标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兽人社会的忠贞度非常的高,通常伴侣都是相伴到老,于是自然进化出了精神标记这种建立连接的方式。精神标记并不是单纯的兽人之间的吸引力,这种标记和性别、物种都是无关的,需要精神频率共振,外激素就会自己起作用。完成两种体态的标记后甚至有的兽人只需要用自己的嗅觉就能准确地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伴侣。而发情期的物理标记,不过是纯粹的生理现象,能通过简单的医学手段消除。

一番咨询下来,James觉得自己对“少女”一次的认知被撩了个翻天覆地。开始了解眼前的女孩——她直白得惊人,直接详细地询问发情期解决手段的细节,甚至毫不避讳地讨要有关性指导的书籍。她认真起来的样子像只璀璨的珍珠贝,光芒流转,却又不咄咄逼人。在探讨兽人的精神链接创立的时候,甚至主动变成了赤狐的样子,围着James开始踱步,一边尝试性地释放自己的外激素企图感知精神频率。

Natalia的外激素味道非常淡,仔细闻会有甜甜的洋甘菊味,充斥着灌木丛和草地的味道,舒缓而温柔,会让人想到细软的叶片和明亮柔和的午后日光。

“不要在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时候随便尝试和另外一个兽人精神共振”,James有些头疼,觉得自己对自身释放激素的控制力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你的血液测试中各项激素水平的突变,特别是超出正常值的肾上腺素和低数值的多巴胺说明,你在近期的变身过程中有强迫心理,会使得压力堆积,造成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对自己和对伴侣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少女颔首,“那怎样才算是稳定的心理状态呢?我如果一直都无法调整是不是就不能建立链接?”浅绿色的眼睛眨巴眨巴,一会儿便抿紧了唇。

“这些是可以调整的,别担心,我们可以从聊聊你最近紧张的事情说起。”James微笑着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好像闻到了自己的外激素味道。抬眼看了下钟,时针指向了数字5,长针指着6,“明天我们可以约在午休的时间,我记得你们明天是阅读活动,有许多空余时间的,你看怎么样?”

“那就下午一点,我来找你?”Natasha思考了一下,迅速作答。

“我们换个地方,我知道有个小露台,风景很好,这样你应该更能放松自己。”

                                                                              

小情景:

上了大学后,Natasha非常喜欢在公众场合撩James,有意无意地释放自己的味道,搞得小学妹、学弟们都觉得James的偏爱甘菊味的香水。

“我说,你不能在外面这么干,万一哪个小混球知道是你的味道,看上眼了,我发誓我一定会动手的。”两个人坐在野餐垫上,James亲亲自己怀里的小女友头顶,摸摸了微卷的红发,又在侧脸吻了下。

“嗯?你精神状态这么稳定的人,万年铁树不开花的,也会这么随便生气啊?”Natasha玩着他的手指头,“我可记得,我才是一点就着的那个。”

“你是不知道我当初忍得多辛苦,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态了,只要出现你的味道就想释放外激素。”

“是吗?那现在是什么味道?”

空气里面弥漫着雪松和些许硝烟的味道,夹杂着洋甘菊的微甜。

“想亲你的味道。”

James得意一笑。


评论(5)
热度(34)